第1761章(1 / 2)

麵對時枚的哭訴,老太太也被吵得心煩。

她歎了口氣,安撫道:“你爸那邊我會去說清楚,你和思雨真要困難,他肯定不會不管的,放心吧。”

時枚臉上的表情收斂了些。

可沒等她來得及高興,又聽到老太太說:“不過你爸爸有話說得也對,你和思雨歲數也不小,也得靠靠自己才行。這次老爺子如果鐵了心不給錢,恐怕我也沒有辦法。”

她手上的錢這幾年已經差不多都掏給了時枚。

還剩下一些,逢年過節什麼的,總得置備買些東西,還有一些人情來往,總歸是需要開銷的。

全部都掏給時枚,顯然不現實。

且她方才仔細想過,老頭子的話雖然不好聽,但實實在在是有道理的。

說句不好聽的話,她和老頭子又能活幾年?

等百年之後,手上的錢成了死數分給三家,時枚如果還這樣不思進取,總想著從彆人手上拿錢,她往後又該怎麼辦?

話到最後,她溫聲敲打著時枚,讓她做好最壞的準備。

如果老爺子真不給錢,她的的確確也沒有其他辦法。

總不能去搶吧?

時枚聽出她話裡其他的意思,臉色陰沉得厲害。

她也不敢衝老太太發火,畢竟還得指望著這老東西。

哄好了她,以後她和思雨分得的遺產肯定要多些,就比如容城那座老宅,定然是她的。

想到這兒,她又衝老太太撒起嬌。

“媽,我知道了。你的話我有在聽,等我從潮海市回去,我就是開始認真起來,把思味居打理好,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

該賣的店鋪她都賣了,如今她手上隻剩一下位置比較好的店鋪還在支撐著。

這座樓再賣了,她還真沒有收入來源了。

時枚心裡也清楚。